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本人系建筑及机械工程师,酷爱京剧艺术,为马派再传弟子。亦喜文学、书画、篆刻、影视、电脑技术等。

网易考拉推荐

冯志孝先生谈戏论艺  

2010-03-15 21:41: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3月15日(周一),下班后重新整理了一下关于“冯志孝先生谈戏论艺”的视频。这个视频是“京剧晚霞彩霞工程中”关于介绍马派优秀传人、著名京剧演员冯志孝的专题视频中截选下来的。在《谈戏说戏》这个节目中,系统地讲述了他学习马派艺术的简单经历,并示范讲解了马派的念白以及《甘露寺》中唱词的修改过程,并对如何学习和继承流派问题,谈了他自己的感想。本人摘录下来并根据录像录写了《谈戏说艺》的文字,以为大家学习和研究马派艺术时参考。

                 

         

                                     谈戏说艺——冯志孝谈马派艺术

  时间过得很快,我们这批解放初期投入京剧怀抱的孩子们,现在已经都年过花甲。经过了半个多世纪的舞台实践,使得我在艺术上增加了很多见识。我想利用今天这个时间,简单谈谈我的学习体会和艺术实践的一些心得。

        我在初次看老师(按:指马连良先生)演戏的时候,那是在1953年。哎呀,那个大幕一拉开呀,就把我吸引住了。我第一次跟马先生学戏的时候,也是从念白戏开始。马老师让我学《淮河营》和《失印救火》。因为这两出戏大家都知道,念白比较侧重。当然也有很流行的脍炙人口的唱段啦。就是说在念白方面比较吃重。为什么要学这个戏呢?老师说,这样做有根基。当时我还不十分理解。用这种艺术手段去创造角色,这样看着才生动,才好看。

        这个念白呀,我认为是没有音符的乐章。为什么说“没有音符的乐章”呢?下面我念一下《四进士》这个大状的前几句。拿着状纸:“据告状人孀妇杨素贞,年二十八岁,系河南汝宁府上蔡县,四都八甲里姚家庄人氏。状告大伯廷蠢、刁嫂田氏,胞兄杨青等,为害夫霸产谋卖鲸吞事。”告的状子什么内容呢?害夫、霸产、谋卖、鲸吞,这么一个事,这几个字的由头。“为害夫霸产谋卖鲸吞事”为什么是这样呢,噢,他琢磨是这么一个事,“鲸吞事”就不能那么过去,它要拉一点长音儿。“为害夫霸产谋卖鲸吞事”(按:念“鲸吞事”时,速度放慢,语气加重),“这是八个字的考语,叫他记下了。”就是根据舞台上的表演,把这个念白规范好。这样呢,就有表现力了。像在《淮河营》里面,有一段,蒯彻问刘长:“你父王在九里山与霸王交战的时候,那个时候,是先有的你,还是先有的我?”他说:“自然先有你这个老儿!”“既然先有我,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呢?”这个在念白方法上,我的体会是什么呢?用生活的感觉去调动自己的感情,选择和认识自己的体现方法。(插播《淮河营》录像片段,冯志孝饰蒯彻
         北京大学一个教授,他和我讲过。看完了我们的演出以后,在五道口。他跟我讲了一个意见。他说:“志效啊,老师那个《甘露寺》当然没的说啦!但是那个词有一点可以推敲一下。”我说:“哪一句呀?”他说:“白马坡前诛文丑,在古城曾斩过老蔡阳的头。”他说“白马坡斩的是颜良,文丑不是在这儿,文丑是在延津。”延津呢,是延安的“延”;天津的“津”。他说:“延津诛文丑”。这个教授跟我讲,说你回去翻翻《三国》(按:指《三国演义》)。哎,我回去一看,果然是这样。日白马坡斩颜良,是延津诛文丑。后来就和老师叨叨这个事。我说:“您看,有这么个事。”我说,说完以后呢,老师说:“好,找你慕良师哥,把唱腔调整一下,这个也不难,可以改。”就说明老先生他也不保守。面对好的意见,他都要採纳。那后来我就把这个事啊,和著名的音乐家、琴师李慕良先生把这个经过讲了。李老师把这个唱腔就把它给调整了一下。(插播《甘露寺》录像选段,冯志孝饰乔玄
    1962年,我和著名表演艺术家袁世海老师排演《青梅煮酒论英雄》。那个时候,老师特别跟我讲“请慕良师哥去做唱腔设计”,还特别嘱咐我“要学我民国十八年”。这句话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民国十八年”是什么意思呢?民国十八年就是1929年。那么,我拿唱片来一查一听,那个时候哇,老师那个风华正茂哇,那个帅呀、艺术上那种镌勇圆润哪!那种高亢,哎呀,潇洒呀,真是太好了!他说:“学我民国十八年”,这句话呢,我认为影响了我一生。为什么说影响了我一生呢?那我就知道,你学习一个流派,不是光拿结果,你要从他最得意的时候是什么样儿,你要去了解去。所以,我们一个演员学习一个流派,要了解他的形成过程,这样把最好的艺术,最好的剧目,最好的演出做为我们研究的资料去丰富自己。所以《青梅煮酒论英雄》演出以后,很多的观众朋友、特别是一些专家,给予了很好的评价。我记得冯其庸老师还专门为这个戏写了大篇的报导,大篇的评论。
   

       1961年,马先生在《北京日报》有一篇文章,题目是《论师徒》。这篇文章写的是有关我的内容。他就讲了,学生跟老师不必圣行颜随,亦步亦趋。他说不必这样。他讲了好多例子,就是时代不一样了,一定要有所前进。所以,现在有一种倾向,就是越老越好。我认为是不可取的。这里有一个问题需要注意,一定要作到在艺术思维上要活跃;在艺术行为上要慎重!这样才对。不是为了新而新,新很容易,跟老的不一样都是新嘛。那观众承认不承认哪,这是另一个问题啦。

    1988年,著名戏曲作家范钧宏先生在临终前,完成了一部力作,叫做《调寇审潘》。这个戏呀,他是对《清官册》的改编。在文化部举行的汇演中,我们获得了三个奖:剧本奖、演员奖、配演奖。我想谈的就是其中有一段“叹五更”,“一轮明月照窗棂”(插播《调寇审潘》录像片段,寇准唱[二黄慢板]一句“一轮明月照窗棂”,冯志孝饰寇准)我们京剧的“叹五更”,一般都是坐在那儿静止的唱,不管是《捉放宿店》还是《文昭关》。《调寇审潘》这个戏呢,范钧宏先生处理办法是:他从家里出来进京城上场,是[西皮流水],这段唱腔是我自己搞的。[西皮流水]完了,进来“一轮明月”,就是按老的那个格式。但是中间,他加了两次来向寇准施压的这么一个戏。寇准还没有见到皇帝,刚到馆驿,就经历了他们两宫不约而同的来施压,施压以后呢,就把寇准放在了这个矛盾的漩涡里去了。他这个案子到底怎么办?所以中间这两次加压。这是一个很好的艺术构思,也是一个出新的地方。我记得在汇报演出当中,我们开座谈会的时候,专家对这一点评价很高。

    我觉得一个演员一生当中,要不断地审视自己,看看自己走的什么路?回头看看自己走的什么路?再往前看看今后你要走什么路?要不断审视自己,修正航程,要一生勤奋。我家里有一副对联,一直是我的座右铭,我看了它几十年。就是“莫嫌天涯海角远,但肯摇鞭有到时”,我以这两句话和我们的朋友共同勉励!(全文完  )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