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本人系建筑及机械工程师,酷爱京剧艺术,为马派再传弟子。亦喜文学、书画、篆刻、影视、电脑技术等。

网易考拉推荐

美不胜收的画廊(转载迟老师谈马派舞美)  

2010-03-23 17:27: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3月23日(周二),前不久,迟金声老师赠我他写的关于马连良先生在舞台美术上的革新的一篇文章。该文发表在《戏曲艺术》杂志1986年第三期中。回来后,反复拜读先生的大作,真是获益非浅!现转载于此,与博友们共享:

                                                 美不胜收的画廊

                                                      ——略谈马连良老师在舞台美术上的革新(节选)

                                                                               迟金声

        一个艺术家的杰出成就,总是由多种原因所构成的。其艺术修养不仅仅是植根于所从事的专业上,更重要的是他本人对社会生活的认识和理解;日常生活中的许许多多事情,大至社会变革,小到一草一木,都能给艺术家以生动的启示,从而使他有所感,有所知,进而注入到他的艺术实践中去。

        艺术,只有不断改革、创新,才能发展进步。但改革不是轻而易举,一蹴而就的事。只有那不畏艰难,敢于冲破习惯势力的有志之士,才能不断取得成效。屡经挫败,反复探索,才可能有所建树,最后被内行、外行所承认。

        凡是开创流派的艺术家,总是位继往开来的革新者。我们京剧界自清代迄今,百多年来曾出现过谭鑫培、王瑶卿、杨小楼、梅兰芳、程砚秋、高庆奎、马连良等许多表演艺术家。他们的行当不同,成就各异,但在艺术改革上则是殊途同归地推动了京剧艺术的发展。

        我的老师马连良先生,不仅是一位杰出的演员,而且对舞台美术是颇有研究的。本文拟从京剧的服饰方面,略谈马老师的改革与创新。

        不管是内行还是外界人士谈起“马派”艺术时,就会谈到马先生的“扮相”,其中包括服装、盔式、道具等方面。马先生在扮相上作了很多卓有成效的改革。马先生服装考究,扮戏认真,这是人所共知的。

        马先生习惯于早扮戏,从面部抹彩(化妆)到穿服装等都是提前行动,每次演出从不因扮戏迟缓而赶场和误场,也从不要人去催他,在后台扮装穿戴完毕后,他要在大镜子前反复检查。如遇必要时则对所穿的服装或更换或修理,总是以最佳的装束来充分表现出所扮演的角色形象。绝不允许服饰中的一些问题而影响人物形象。马先生在科班时对扮戏就很注意。

        老师对我说,他未出科时对于化妆和扮相就很注意,力求扮相干净。如在《八蜡庙》戏里扮演一个老院子,他买一小包茶叶送给管衣箱的师傅,请他把老院子穿的那件海青褶子提前拿出来,马先生自己把水袖拆下来洗干净后晾干,他坐在上面压平,代替了熨斗,然后自己缝上去,再把自己所穿的彩鞋刷上白粉,这样经过自己一整理,虽是穿了公用的服装,但看起来却很干净。他在《长坂坡》中扮演徐庶,这是只有一句台词的小角色,所谓“徐庶进曹营一语不发”。马先生演这个小配角时也注意扮戏,把自己穿的厚底靴提前刷白了,然后把戴的胡子(黑三)用盔箱上的“铁梳子”通了又通,有时惹得管相师傅不耐烦地说:“你演什么大活儿?行了!行了!”这件事说明了马先生在科班时对于扮戏就很重视。

        远在二十年代中期,他的服装艺术改革已有了相当的水平。在那个时代里,逢有一点改革就会有人反对的。马先生把“鞑帽”作了改革,在外帽檐上绣上金龙的图案,把原来所有的绒球和珠子等去掉,只留正前方的“面牌”和一个绒球,看来比原来的有特色也很别致。这顶改革的“鞑帽”竟遭到上海某人有报纸上大写文章,尖刻地攻击。“离经叛道”、“京戏罪人”等等罪名,接踵而来。

                                美不胜收的画廊(转载迟老师谈马派舞美) - 古历轩人 -

                      《汾河湾》剧照:梅兰芳饰柳迎春;马连良饰薛仁贵(戴的就是改革后的“鞑帽”)

        在服装的改革上,马先生首先是继承了一些优良传统和京剧老生固有的特色,谭派老生的服装是“短水袖”和“薄髯口”,以上这两点对于京剧老生的形象是很重要的,尤其是在一些传统戏中,穿戴着没有绣花的素服装是很明显的,如《击鼓骂曹》的弥衡,《捉放曹》的陈宫,头戴高方巾,身穿无花的素褶子,配上了短水袖、薄黑三是相称的,看起来清晰、利落,这是谭派老生的风韵。

        在老生戴的髯口方面,马先生是在传统的基础上进行了改革,如“衰派”老生所演的剧目中,有些戏是戴“二涛髯口”的,它比“满”短一些,下边略似圆形。在“同光十三绝”的画卷中,张胜奎扮演的莫成的画像,其所戴的就是“黑二涛”。但这种髯口已多年无人用了。马先生改用头发制作了这种髯口,看起来很有特色。在《十道本》中的褚遂良,《一捧雪》中的莫成,全部《借东风》前部鲁肃,也戴这种髯口,后部演孔明则戴“黑三”,这样把两个人物性格在形象上就能区别开来。这个接近失传的髯口经过改革,再现在舞台上塑造人物形象起了很大好的作用。

                                        美不胜收的画廊(转载迟老师谈马派舞美) - 古历轩人 -

                                         马先生在《群英会》中饰演的鲁肃就是戴黑二涛髯

        在一些盔头上也有很大的创造,老生所戴的乌纱帽改用黑绒制作,现在已很普遍了。象家院戴的黑素罗帽,过去都用黑缎子制作,马先生也改用黑绒制作,样式要小,与脸部的比例要相称。这样,戴上很精神,突出了面部。这么一改之后不少人几乎都按这样去做了,今天演武生戏戴的罗帽也是以黑绒制作了。

        排《十老安刘》时马先生扮演蒯彻,除了把传统的“侯帽”改革外,还为栾布设计了“小倒缨盔”以及大中军的“大中军盔”。

        一般传统中的“青袍”(跟随知县的差役)应头戴红秦椒帽,马先生恢复了传统所戴兵役“夜不收”的头盔。这是用纸浆做成的硬胎,前两名戴红色的,后两名戴黑色。看起来即别致又有些威严。

                                 美不胜收的画廊(转载迟老师谈马派舞美) - 古历轩人 -

                                          马连良先生设计的栾布戴的小倒缨盔和蒯彻的改良侯盔

                                            美不胜收的画廊(转载迟老师谈马派舞美) - 古历轩人 -

                                                                马派服装选登(李金铭      供稿)

  评论这张
 
阅读(23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