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本人系建筑及机械工程师,酷爱京剧艺术,为马派再传弟子。亦喜文学、书画、篆刻、影视、电脑技术等。

网易考拉推荐

缅怀张荣善先生  

2010-07-10 10:48: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缅怀张荣善先生 - 古历轩人 -
                                                                          我和恩师张荣善先生(摄于1995年)
       
        2010年7月10日(周六),1994年的今天,我认识了已故京剧艺术家、教育家张荣善先生。张荣善先生是尚小云先生组办的“荣春社”第一科学生,工老生。曾加入过马连良先生的班社“扶风社”,长期以来与言少朋、迟金声诸位先生结为好友。后加入天津戏曲学校,成为戏校的教务主任,培养出杨乃彭、李莉、朱宝光、张克、孟广禄、兰文云等优秀京剧演员。1997年,张先生因病去世,使我痛失了一位言传身教的恩师!缅怀和回忆我与张老师四年的师生情结,不禁潸然泪下。

        我1984年拜马连良先生的嫡传女弟子李玉书老师为师后,追随李老师十年,学演了不少马派戏。但由于李老师的年事已高,加之晚期病重,有些做工戏就只能是坐在那里比划比划了,而不能亲自示范动作了。当时,我想学《问樵闹府·打棍出箱》这出戏。李老师对我说:“这出戏必须要由专业老师一招一式地说,我如今教不了你了,你去找荣善吧!”得到李老师的允许后,我便由杜中先生(琴师呼少起的老师)介绍,认识了张荣善老师。当时张先生住在大江里,我住在万新村,有一鲁山道,骑自行车约一刻钟的时间即可到他家。我便开始向他学《问樵闹府·打棍出箱》。张老师完全按照马派的规范来教我这出戏,一招一式皆有准谱。后来又向他学会了《打侄上坟》《串龙珠》《火牛阵》《春秋笔》等马派戏。张老师患有严重的哮喘病,有时示范几个动作后,就气喘嘘嘘,不能自己。我就劝他休息,不要再说了。可是他休息一会儿,又接着说,常常是满头大汗。我在张老师家学戏,老师从不收任何报酬,甚至有时还留我在他家吃饭。

       张荣善老师幽默风趣,学戏之余爱聊梨园旧事。常常使人忍俊不禁,捧腹大笑!马先生去世后,他和言少朋、迟金声、周和桐等先生经常去马府照料马太太。有时逗得马太太笑得见仰后合。他说:“哄着老太太,让她老人家多活几年,也对得起马先生啊!”。我向张老师提出要进一步学好《四进士》《清风亭》等戏,张先生说:“这些戏,迟大爷比我教的好,人家是真正的马派专家。你要想学,我推荐你去北京找迟大爷吧(指迟金声老师)!”于是,我便拿着张荣善老师给迟老师写的亲笔信,赴京拜访了迟老师,后又向迟老师学了不少的马派戏。

      1993年,我曾暂时脱离单位,自己“下海经商”,因在北京搞装修工程,忙得不可开交,很少有机会去迟老师家中学戏。工程完毕后,大批工程款都被一个中介单位拿走了,使我经营的公司陷入危机,迫使公司解体。那时我在家处理善后。雇的许多民工队伍都追到家中找我结款,使我连年都过不好。迟至1995年,那个中介单位也不返还给我们工程款,我的心急如焚!张老师得知此事后,知道这个中介单位和孟广禄、兰文云等人的关系甚好,便把孟、兰二位找到家中,把我的处境告诉他们,请他们想办法帮我度过难关。后又亲自带我去青年团找李佩红等人,在张老师的催办下,在几位青年团的名演员斡旋下,那个中介单位终于返还了一部分资金,使我临时渡过了难关。

        1996年,张老师提出要给我说个昆曲戏——濒临失传的昆曲戏《宁武关》。他说,学会了这出戏,再演什么《定军山》《战太平》《南阳关》等老生靠把戏就容易得多了。为此,他提前准备了剧本和曲谱,交给我让我提前背词,然后打算一招一式地给我说这出戏。不想,他却病倒了。当时我正在班上,师娘打来了电话,说你老师病重。我马上赶到老师家,并叫来了急救车,送到了河东医院。经过抢救,老师脱离了危险期。我和爱人以及张老师的几个学生轮流看护了十几天,等张颖(张老师的儿子)来后,将老师接回了北京。不料,1997年的4月7日,张老师与世长辞,享年70岁。痛哉!惜哉!我跟随张老师虽然短短的不到四年,却建立了深厚的师生情谊!怎不令人悲痛!

       张老师仙逝后,我帮助张颖将他在天津的房产妥善处理掉,张颖握着我的手说:“大哥!您对我父亲的孝心,超过了我们这些子女,您就是我的亲哥!”哥俩抱头痛哭!失去的不能再来了,可留在人间的真情还在!今日缅怀张荣善老师,愿老师在天之灵,保佑我们这些活在世上的人平安吉祥吧!下面贴一段张荣善先生给我说《串龙珠》的录音:

                               

  评论这张
 
阅读(27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