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本人系建筑及机械工程师,酷爱京剧艺术,为马派再传弟子。亦喜文学、书画、篆刻、影视、电脑技术等。

网易考拉推荐

浅谈几出马派的“义仆”戏  

2010-07-15 12:14: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7月15日(周四),最近天气炎热,暂不打算组织演出了。为此,利用暑期时间,开始整理马派演出剧本,以备日后学习、研究、排练、演出所需。这几天整理了马先生的几出“义仆”戏:全部《一捧雪》(包括《一捧雪》、《审头刺汤》、《雪杯圆》);《九更天》(一称《马义救主》;全部《双官诰》(一名《三娘教子》);全部《春秋笔》(包括《灯棚换子》、《换官杀驿》、《唱筹粮沙》)。所谓“义仆”,是指忠于主人、仗义答报的仆人。如:《一捧雪》中的莫成;《九更天》中的马义;《双官诰》中的薛保;《春秋笔》中的张恩等。这些角色,过去都是末行应工。按规定都要挂黑满(二涛髯)或白满。马连良先生扼守传统,基本是遵循传统的演法,包括服装扮相。这些以末行应工的“义仆”戏,都是以念做为主,唱段则较少。如《一捧雪》中的莫成,全剧只有一段[二黄导板]、[回龙][原板]和两小段[散板],且唱词很少。但念白很多,做工复杂。

        解放后,许多被称为“义仆”的戏都遭到禁演。这些戏被说成是“愚忠”,亦受政治因素影响,说是“宣扬劳动人民被奴役而没有反抗精神”。甚至有人说成是“毒草”。后来开禁,部分戏才允许演出。但要进行修改。如原先《春秋笔》的张恩,是王彦丞大人府中的一名仆人,却要求改成门客,这样的话,连服装扮相都要改。马先生恢复演出《一捧雪》时,也遭到了批评。有关领导要求莫成这个角色,也要把仆人改成门客。其中莫成有一段念白,原词是“昔日杨青好养犬,酒醉睡卧在荒山,有个不识实务的牧童,他就放火烧荒。眼看那火就要烧到杨青的身上。只见那只犬,见他主人有难,跳下涧去,沾湿毛衣,它就扑火救主!等那杨青醒来,见那犬已然死在面前。想那马有垂缰之义,羊有跪乳之恩,乌鸦有反哺之意,犬有救主之心,畜类尚且如此,何况人乎?老爷叫小人替死还则罢了,如若不然,我就碰、碰死!”,这段精彩的念白,有人说是“把人形容成畜牲,是对劳动人民的大不敬”责令马先生必须改词。于是,马先生与吴晓铃先生研究后,借用西汉“纪信替主被焚”的典故,将唱词改成“霸王领兵攻荥阳,城内困住汉刘邦。纪信假扮汉王样,替主赴难去诈降。只因纪信与汉王相貌相同,霸王一时难分真假,刘邦乘此机会从西门逃走。后来霸王识破,才知中计,追之不及,怒恼了霸王,他就放火将纪信烧死营中后来,刘邦整顿人马,在九里山,与霸王交战,逼得霸王在乌江自刎身亡。那时若无纪信,焉能汉室一统?今日小人替老爷一死,为的是留下老爷有用之身,日后也好报仇雪恨。小人话已讲完,叫我替死便罢,如若不然,我就碰!”这样一改,就显得十分牵强附会了。下面,有一段音配像,就是改后的这个唱词:(马连良音;张学津配像)

                    

        《春秋笔》这出戏里面的张恩,也由原来的仆人改成了门客。这样一来,连唱词及服装扮相都必须重新修改。马先生最初演这个戏时,张恩戴青罗帽,穿青褶子,系大带。完全是家人的打扮。后来,改成了戴带翅高方巾,穿改良褶子,形如《赵氏孤儿》的程婴《盗孤》那场的扮相了。在《杀驿》一折中,原来张恩是甩发、斜青褶子,露半个膀子。执钢刀出场时,要翻个单腿“吊毛”,被杀时要走个“滚桌抢背”。后来,改成了张恩戴黑发髻,穿褶子,挽袖子,即不走“吊毛”,也不摔“抢背”了。虽然演的非常精彩,但舞台的那种充满杀气的气氛却大打折扣了。马先生的弟子童祥龄演这折时,便是这种老的走法,确能反映出马派允文允武的全才特点!

        《马义救主》(一称《九更天》)一剧,也曾冠以“愚忠”的帽子而遭到禁演。但我觉得这出戏确有荒诞离奇之处。剧中人马义为了搭救主人的性命,轻信了县官的承诺,回家竟把自己亲生的独女杀死,用他女儿的人头想洗脱米进图的“因奸杀嫂”的“罪行”。但却被县官将虚案坐实。马义又上告到闻太宰那里,受到了虎头铡脱险、滚钉板的折磨后,才打动闻太宰重审此案。闻率众连夜赶往县城。五更天竟未亮,县令使人打了九更,天才亮。闻等方赶到县城重审此案。闻太宰夜宿城隍庙,得两具女尸无头,并有一猴嘴上插花的梦兆,始断清此案,凶手得到应有的下场。以上情节确实荒诞不经!因此,该戏确有从故事情节上改编的必要。但剧中人马义的唱念做都非常精彩繁难,能体现马派善做、善念的特点。如何将这出好戏加以合理的改造?有待于进一步研究。

        《双官诰》这出戏,应该说是一出很有教育意义的戏,也是一出较生动的生旦对戏。现在大多数都演《机房》一折。但是前面的戏也很有看点:如,王春娥“哭灵”时,有一大段的[反二黄]唱腔。据说当年梅兰芳先生曾演过此剧,其唱腔非常动听感人!前面的薛保也有很出色的表演和唱念,需要进一步的挖掘和继承。原剧本中的薛衍有三房妻妾,但现在普遍都改为三个妯娌了!也就是说,薛家的哥儿仨个都去世了。 这个改的也有些牵强附会。然而古代社会是允许有钱人家讨三房四妾的呀!改的没有道理嘛!我看过北京东城俱乐部金福田等先生演出的《双官诰》,就是在原剧本的基础上进行了合理的改编,仍保留老本子的精髓,改得非常好。

        综上所述,马派的几出“义仆”戏,要在遵重和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加以合理的改造,使剧情更加紧凑,使人物更加生动。但保留应有的马派艺术精华,则是改戏的原则。所述不妥之处,敬请方家和博友指正。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