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本人系建筑及机械工程师,酷爱京剧艺术,为马派再传弟子。亦喜文学、书画、篆刻、影视、电脑技术等。

网易考拉推荐

讲戏·谈艺之《双官诰》(1)  

2010-07-24 23:59: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7月24日(周六)。最近整理了北京东城文化馆名家名票俱乐部已故马派名票金福田先生和北京名票王莲章大姐等合作演出的《双官诰》(亦称全部《三娘教子》的剧本。这个剧本实际上是改编本,但我觉得改得很合理,很紧凑。既保留了此剧的精华部分,又使与此剧牵连不大的剧情有所删减。东城俱乐部改编的这个本子,是在老本子的基础上,保留了原汁原味的剧情,非如现在京剧舞台上演出的把薛衍(老东人)的三房妻妾改成了妯娌的流行演出本。现在流行的《双官诰》都改成了“三婶教子”了。不知改编者出于什么思想考虑的?全部《三娘教子》,梅兰芳先生与马连良先生曾于1934年10月10日在上海公演过。剧评家林步堂先生曾在《立言画刊》77期有所评论:“民国二十三年十月十日,余应友人之约赴上海,诣某舞台看戏,大轴为梅畹华与马温如之全本《三娘教子》带团圆,是剧在北京未曾见过,哭灵堂一幕中,梅氏有反西皮一大段,腔调类似火烧连营,团圆之后,又有一段南梆子词系由梆子中“王春娥听一言喜从天降,幸喜得奴丈夫转回家乡”此两段曾灌有话片,南京夫子庙各书场清唱歌女,时常仿效,其词流行,宛如京市之《玉堂春》、《骂殿》等曲,温如之薛保老气横秋,与梅氏堪称为五雀六燕,铢两相等。温如衰戏极见长,梅之青褶子戏,亦系一绝,如此搭配京人反未尝寓目,宁非怪事。”可见当时的演出多么精彩绝伦!

                                         

            讲戏·谈艺之《双官诰》(1) - 古历轩人 -
                              这是本博主于2010年1月1日与台湾著名梅派票友龙乃馨女士合作演出的《三娘教子》之剧照

 

        为了把这出原汁原味儿的传统戏还其本来面貌,现将东城俱乐部演出的这出戏的实况录像及本人根据这个录像整理的剧本分场台词转贴至此,供博友们参考:

              

                                

                                           《双官诰》(一名《三娘教子》)

 

剧情简介

明杜陵人薛衍去开封求名,由三房妻妾料理家务。有人误传薛衍命丧开封,薛衍大妇张氏、二妇刘氏改嫁。唯三娘王春娥立志守节,与老仆薛保织绢、编履,扶养刘氏所生之子薛倚而艰难度日。后薛衍做官荣归;薛倚亦中状元衣锦还乡,合家团圆。王春娥身受丈夫、儿子的双重官诰,被朝庭封为贞节夫人。

 

第一场

        [“小锣打上”,薛衍上,“小锣原场”到台中

  衍:(念“引子”)

          铁砚磨穿,(“多多”)指日里(“多”)报效君前。

       (“小锣归位”,念“定场诗”)

          两字功名志未酬,藏珠韫玉且优游。

          家门阀阅经多载,世代簪缨知几秋。

        卑人薛衍。(“扎”)杜陵人氏。曾攻书史,未遂风云。为此,

        要往开封一行,前去求名。若得一官半职,也好继续祖上荣

        光。今早也曾命薛保前去雇船。不免将夫人们唤出,话别一

        回。大娘、二娘、春娥哪里?(然后搬椅子到大边桌侧坐)

  氏:(内)来啦!

        [“小锣五击”,张氏上,刘氏领薛倚上,“大大大......台”王春

         娥上。

  氏:(念)身为正室好荣光,乡里称我薛大娘。

  氏:(念)生得姣儿真露脸,

王春娥:(念)可怜苦命作梅香。(“小锣一击”,四人进门,站小边)

  妇:官人!

  倚:爹爹!

  衍:罢了!(“小锣一击”,张氏坐桌旁小边椅)

  氏:官人把我们唤出,有什么话儿呀?

  衍:我到开封求名,也好继续祖上荣光。此刻就要启程,将你等

        唤出话别一番。你们要和睦相处,要嘱咐薛倚读书上进,不可荒废学业。

  氏:官人您就放心吧。

  衍:此去三年五载不得可知,倘有不测,你们要怎么样啊?

  氏:官人何出此言哪?

  衍:不过是闲谈罢了,说说何妨啊。

  氏:想奴家生长名门,嫁为正室。常言说的好“一马不备双鞍,

        一妇不嫁二男”。我想一心守节,绝无二言哪。

  衍:大娘讲的甚好,二娘你呢?

  氏:哎哟,我说官人,想奴家虽为侧室,既是养了儿子,就该教

        子成名,接续薛门的香烟。还能不别的意思吗?这不是废话

        吗!

  衍:二娘讲的也好。春娥你呢?

王春娥:我么?(“大大大......台”)我乃一小妾,不敢多言。

  衍:嗯......!(不悦“小锣一击”)

  氏:怎么你这贱人一点儿志气都没有!净惹官人生气!

  衍:今早也曾命薛保前去雇船,不曾到来。

  氏:想必这就来了。

        [“小锣五击”薛保上。

  保:(念)忙将启程事,报与东人知。(“小锣一击”,进门归大边)

        参见东人。

  衍:薛保回来了?

  保:回来了。

  衍:船只可曾雇好?

  保:俱已备齐了。

  衍:好。唤他们搬运行李,即刻启程。

  保:哦,是是是。(“小锣一击”下)

  衍:啊薛倚过来。为父走后,要听大娘、二娘的教导。用心读书,

        不可荒废学业。要牢牢记住了。

  倚:孩儿记住了。

  衍:这就是了。夫人,我告别了!

  氏:官人多保重!

  衍:(“小锣点头”唱“西皮摇板”)

          告别夫人出家门,(“小锣抽头”出门往下场门,又挖回唱)

          不知何日转回程。(“小锣抽头”下)

  氏:(接唱“西皮摇板”)

          可恨贱人不长进,(“小锣抽头”张氏、刘氏领薛倚下。“行

        弦”,“小锣点头”)

王春娥:(接唱“西皮摇板”)

          日久方知松柏青。(“小锣抽头”下)          (由于上传视频出现网络问题,第一场视频明日再转,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