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本人系建筑及机械工程师,酷爱京剧艺术,为马派再传弟子。亦喜文学、书画、篆刻、影视、电脑技术等。

网易考拉推荐

讲戏·谈艺之《双官诰》(5)  

2010-07-28 09:49: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7月28日(周三)。十三年后,薛衍因护驾有功,被嘉靖皇帝封为兵部侍郎,衣锦还乡。这时,薛倚赴京赶考,家中只剩老仆薛保和三娘王春娥。薛衍在家门前遇见了薛保,说明了原因,薛保方得知薛衍未亡,十分高兴并使其与三娘夫妻团圆,薛衍带来官诰,给三娘穿戴起来。届时薛倚亦得中状元回家,全家使得团圆。圣旨加封三娘为贞节夫人,立坊建表,并赐御笔匾额忠孝节义。薛倚也带来官诰给了王氏母亲。故此剧得名《双官诰》。这一场的主要看点是王春娥与薛衍团圆后,唱了一段“南梆子”,高腔迭起,一波三折,抒发了王春娥又惊又喜的心情。梅兰芳先生留有这段“南梆子”唱腔的录音,非常动听!另外,王春娥到后台换装时,薛保有几句“西皮摇板”,经金福田先生唱来,马派味道非常浓厚,堪与《四进士》的三公堂上那段“西皮摇板”陴美,把老薛保看到三娘苦尽甘来的喜悦心情很完美地表达出来。

                          

    

第六场

        [“快长锤”,四龙套上站门,中军上站大边,薛衍上。

薛  衍:(唱“西皮摇板”)

          蒙圣恩封官职光耀门庭。(“闪锤”接唱“西皮流水”)

          当年护驾赴边庭。

          如今为官回乡景,

          荣归故里要登程。

          不知合家可安宁——(“闪锤”归小座,接唱“摇板”)

          春去秋来几年中。(“归位”)

        下官,薛衍。(“住头”)嘉靖驾前为臣,官居兵部侍郎。只因当年离家开封求

        名,多蒙于谨仁兄举荐,保护圣驾巡查边境,不想圣上被番邦掳去。是我替

        换了圣上,在番邦受苦。困在番地十有余载,家中音讯全无。圣上命人将我

        搭救还朝并念我护驾有功,加封了官职。(“住头”)是我惦念家中,修下辞王

        本章,回家探望。中军!

中  军:有。

薛  衍:轿马可曾齐备?

中  军:俱已齐备。

薛  衍:吩咐外厢带马!

中  军:带马伺候!

薛  衍:(站起,“闪锤”,唱“西皮摇板”)

          薛衍离家十三年,(“快长锤”,龙套带马,薛衍上马,龙套、中军插门下,

        薛衍挖回,接唱)

          衣锦还乡得团圆。(“一锤锣”打下)

第七场

        [“小锣打上”薛保上。

薛  保:(念)三主母机房忙碌,小东人发愤读书。(“扎”)自老东人外乡丧命,是我

        搬尸回来。不想那张刘二氏,将这家财搜刮一空,另嫁旁人去了。是我与三

        娘织绢贩履,抚养小东人攻读诗书。那小东人竟然变成了一个新人了。每日

        刻苦读书,功名上进。今当大比之年,他进京赶考去了,我料他必然得中回

        来。倘得高中,也不枉三主母教子一番。今日闲暇,我不免到外面看望看望。

        [薛保出门到小边,“快长锤”,四龙套中军上,站上场门一条边。薛衍骑马上。

薛  衍:(唱“西皮摇板”)

无心观看路旁景。(“大大.....仓”,看见薛保,“行弦”“点头”, 接唱)

只见面前一老人。(“住头”)

        哎呀且住!(“小锣一击”)看那旁站的老人,好像我家老院公薛保模样。待我

        下马问来。(“五击”,下马,龙套接马鞭,龙套、中军上场门下)啊,老薛保!

薛  保:(“大大大......台”)你是何人哪?

薛  衍:怎么,连你家东人都不认识了么?

薛  保:打鬼!(“丝边一击”)打鬼、打鬼!(“丝边一击”)

薛  衍:哎!我是你家东人哪!

薛  保:我家东人已然命丧他乡,还是老奴搬尸回来的。你不要惊吓于我呀!

薛  衍:你哪里知道,我有一徒儿名叫冯谦,曾用我的名字与人家诊治病症。不想中

        途落马而死。我哇,不曾死啊。

薛  保:哦,怎么你不曾死?

薛  衍:不曾死啊!

薛  保:如此说来,那乃是误传?

薛  衍:是啊,乃是误传哪。

薛  保:这就好了!这就好了!哈哈哈.......!(“小锣一击”,看薛衍穿戴)东人,看你

        身荣耀,想是做官回来了?

薛  衍:正是做官回来了。

薛  保:哎呀呀!待我来谢天谢地!

薛  衍:当谢天地。

薛  保:这就好了!这就好了!哈哈哈......!(“住头”)

薛  衍:啊薛保,家中大家可好?大娘、二娘可和善哪?

薛  保:哎呀,再也不要提起那张刘二氏了。

薛  衍:却是为何?

薛  保:我若说将出来,怕大老爷你生气呀。

薛  衍:我不生气。

薛  保:不生气?好好好,如此老爷听了!(“扎扎仓”唱“西皮流水”)

          未曾开言心头恨,

          尊一声老爷听详情:

          闻得老爷丧了命,

          张刘二氏嫁旁人。

          好一个贤德的三主母,

          织绢度日抚后生。

          这是以往辛酸事,

          怎不叫人我痛在心。

薛  衍:哦!(“闪锤”,唱“西皮摇板”)

          背转身来暗思忖,

          多蒙三娘贤惠人。(“住头”)

        薛保,听你之言,那张刘二氏弃家而走,家中只剩下春娥三娘了?

薛  保:不错,正是,正是。

薛  衍:快快将她唤将出来,我们夫妻相见。

薛  保:哦,好好好。待我将她唤出,你夫妻相见。(向下场门)有请三主母!

        [“小锣五击”,王春娥下场门上。

王春娥:(念)昨梦灯花结彩,莫非喜事到来?(“小锣一击”)掌家,何事?

薛  保:恭喜三主母,贺喜三主母。

王春娥:莫非是你家小东人他回来了么?

薛  保:不是的,乃是老东人回来了。

王春娥:薛保,你莫非糊涂了么?你家老东人已亡故一十三年了,还是你搬尸回来的。

薛  保:不错,不错!三主母有所不知,那乃是误传。如今老东人哪又做官回来了。

王春娥:我却不信!他在哪里呀?

薛  保:就在那里,你来看,就在那里。

薛  衍:啊三娘!(“大大大......台”二人推磨换边,王春娥到小边)

王春娥:你是?(“大大......台”)看这位官长好似我夫模样,莫非他真的不曾死么?敢

        问这位大人贵姓高名?

薛  衍:我是你丈夫薛衍回家来了。

王春娥:大人说哪里话来?我家丈夫他,他已亡故一十三年了。

薛  衍:哎!三娘听了。(“小锣点头”唱“西皮流水”)

          当年求名开封往,

          徒儿冒名开医坊。

          不幸落马把命丧,

          为丈夫护驾落边疆。

          如今衣锦转回乡,

          并非亡命又还阳。

王春娥:(“大”,唱“南梆子”)

          王春娥听一言喜从天降,

          原来是我老爷转回家乡。

          人人说我老爷在那开封命丧,

          哪有个人死后又能还阳?

          莫不是奴家我梦中妄想?

          观老爷又只见红日生光。

          一霎时云雾散明明亮亮,(“小拉子”)

        (夹白)你当真的回来了么?

薛  衍:(夹白)你看红日当空,我当真回来了。

王春娥:(夹白)你当真做了官了?

薛  衍:(夹白)正是做了官了。

王春娥:(接唱)

          也不枉春娥女受辛苦我教子一场。

薛  衍:三娘,蒙圣恩封我兵部侍郎。赐有官诰,三娘穿戴起来。

王春娥:慢来,慢来!想我王春娥有何德能?那官诰实实地不敢穿戴。

薛  衍:当得穿戴。中军,官带伺候!(“小傍妆台”曲牌,中军上递女红蟒,薛衍把

红蟒披在王春娥身上,二人上场门下,薛保往上场门望,“曲牌”止)

薛  保:(“大大大......仓”翻右袖;“大大大......仓”翻左袖)哈哈哈......!(“行弦”,“闪

        锤”,唱“西皮摇板”)

          见三娘换衣冠官诰加冕,

          不由我老薛保喜在心间。

          我看她十三年受尽了苦难,

          料不想今日里夫妻们团圆。

          看起来苍天有眼将她眷念,

          这才是善有善报是千古名传。

        [“吹打”,四青袍上站上场门一条边,薛倚骑马上。到小边台口下马,四青

         袍上场门下。

薛  倚:薛保恩公,你可好哇?

薛  保:嗯,好好好!少东人怎么你也做了官了么?

薛  倚:是啊,此番得中,乃是恩公的教诲。恩公请上,受我大礼参拜!(向薛保跪)

薛  保:慢来!慢来!快快起来!啊少东人,还有一件大喜之事。

薛  倚:老恩公,什么大喜之事?

薛  保:老东人他也做官回来了。

薛  倚:哎!(“丝边一击”)恩公,我爹爹不是早已亡故了么?

薛  保:少东人你不晓得,那乃是误传。如今哪,老东人他不曾死。又做官回来了。

薛  倚:哦,不曾死?

薛  保:嗯。

薛  倚:如今现在哪里?

薛  保:现在里面。快快随我进来!(“小锣一击”,二人进门,薛倚站小边)有请老爷!

        [“五击”,薛衍、王春娥上。

薛  衍:(念)甘苦俱已尽,

王春娥:(念)今日换新人。

薛  衍:老掌家何事?

薛  保:少东人他也回来了。(“丝边一击”)

王春娥:倚哥他回来了?

薛  保:是啊,他做官回来了。

王春娥:儿在哪里?儿在哪里?

薛  倚:母亲!

王春娥:你做了官了么?

薛  倚:儿做官回来了

王春娥:为娘早也盼,晚也盼,总算盼到这一天了。

薛  倚:母亲在上,孩儿大礼参拜!

王春娥:快快起来!儿可晓得还有一桩喜事。你爹爹他也回来了。

薛  倚:掌家对我讲了。

王春娥:如此,快快见过你家爹爹!

薛  倚:爹爹在上,受孩儿大礼参拜!(“曲牌”,薛衍搀薛倚起来,二人推磨,回原位

        “住头”)

薛  衍:儿啊,你得此荣耀,多亏你王氏母亲和忠义的老薛保。今后你要牢牢记住,

        不可忘怀。

薛  倚:是啊。孩儿此番得中,面禀圣上,将母亲的辛劳教养与院公的忠义奏上。万

        岁龙心大悦。少时就有圣旨到来。孩儿带来官诰,请母亲穿戴起来。

王春娥:慢来慢来!你爹爹爹已然带来官诰,为娘已穿戴了。

薛  倚:穿戴了吧。

薛  衍:夫人,此乃是双官诰哇!

  内  :圣旨下呀!

薛  衍:香案接旨!

        [“吹打”四小太监上,挖门进站两边。大太监捧圣旨挖进站中间。薛衍等四

人面朝里站。

大太监:圣旨下!

薛衍等:万岁!(“丝边一击”)

大太监:跪听宣读。诏曰:尔王氏春娥,以箕帚微资,砥砺冰霜苦节,托他人所弃之

        亲生,延薛氏垂危之一脉。封为贞节夫人,建坊旌表。薛衍进封太傅,薛倚

        封为侍郎。薛保特赐冠带荣身,熙养天年。特赐御书匾额为忠孝节义之门。

        钦哉谢恩!

薛衍等:万万岁!(“吹打”,薛衍接旨,“吹打”止)

大太监:薛先生,哪位是贵府的老管家薛保哇?

薛  衍:啊老院公,快快见过公公。

薛  保:参见公公!

大太监:罢了,快快请起!你成主他薛氏一脉书香,圣上龙心大悦!你真是好样儿的!

薛  保:哎呀呀,不敢不敢!

大太监:薛先生,咱家告辞啦!孩儿们,回宫复命咯!(“吹打”,四小太监插门下,大

        太监随下,薛衍等出门送,复进门,“吹打”止)

薛  衍:啊老院公,我们后堂摆宴,与夫人贺封!

薛  保:好好好,与夫人贺封!

薛  衍:我儿搀扶恩公!

薛  倚:是。(“一锤锣”,薛衍、王春娥下;薛倚搀薛保下)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