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本人系建筑及机械工程师,酷爱京剧艺术,为马派再传弟子。亦喜文学、书画、篆刻、影视、电脑技术等。

网易考拉推荐

讲戏·谈艺之《双官诰》(6)  

2010-07-29 19:30: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7月29日(周四),现将东城京剧名家票友俱乐部金福田、王莲章等演出的《双官诰》一剧的最后一场(第八场)转贴到此。全部《双官诰》的视频及剧本上传完毕。供方家指正,供诸位博友欣赏借鉴:

                                     

 

第八场

        [“大、大”,张氏上。

  氏:(念)屋漏反遭连阴雨,行船又遇顶头风。(“扎”)唉!你说我怎么这么倒霉

        呀!我待这口子情人不好消受可以了吧,没想到他可得了暴病儿死啦!你说

        他死啦,这往后的日子找谁要吃要喝去?哎,我听人说我原来那口子还没死,

        又做官回来了,还有他的儿子倚哥也得中了。这回他们家可抖起来啦。他们

        抖起来了,我可不能饶了他。我上他们家找他去!(刚要出门,又缩了回去)

        唉!我已经改嫁十三年了,他还能让我进门儿吗?(“小锣一击”)有了,我

        找我二妹子去。倚哥是她的亲生儿子,他能不认她吗?他一认她,我从后面

        也就溜进去了。就是这个主意。我呀说去就去。(“小锣一击”,出门转圆场到

        台中偏小边处)到了。(“小锣一击”)我说二妹,二妹在家了吗?

        [“大、大”,刘氏下场门上。

  氏:(念)撇下儿子嫁别人,日子更比从前差。不务正业天天耍,稍不顺心就打骂。

        (“小锣一击”)

  氏:二妹!

  氏:呦!有人叫门哪,我瞧瞧去。(开门,“大大......台”,出门,向大边走)谁呀?

  氏:二妹,我。

  氏:她怎么也这样了呢?姐姐快进屋吧。

  氏:屋里热,外面凉快。就这儿说吧。妹子,好些日子没见了,你现在日子过的

        怎么样啊?

  氏:嗨,别提了,我们那口子放着挺好的差事不干,不是喝就是赌,就我那两存

        相哪够他折腾的?在外面输了钱,一回来就拿我撒气,您瞧,您瞧,这都是

        他打的。(给张氏看胳膊上的伤)

  氏:看来咱们姐俩都是苦命的人哪。

  氏:那时,咱们俩要是不改嫁呢,恐怕也范不了这个地步。

  氏:你这句话算说着了。我说妹妹,你听说了没有。咱们原来那口子他没死,做

        官回来啦。还有你那个儿子倚哥他也得中啦!

  氏:听说是听说了,可是咱们已经改嫁了,不是人家薛家的人啦。人家做官有咱

        俩什么事。

  氏:你糊涂了。那倚哥不是你的亲生儿子吗?到那儿他们要是不认,你找他,找

        他,这后半辈子你可就拿下来啦!

  氏:那倒是。可是我当初撇下他就走了,如今我那儿子他能认我吗?

  氏:他要是不认你,到时你就躺在地上撒泼打滚儿,这么一哭,你给他安个不孝

        的名,你看他这官儿还干得成干不成?他要认下你这不就好了吗?

  氏:您说的倒是有理,就是我这心里有点害怕呀。

  氏:妹妹你别害怕,趁他们刚回来,咱们趁热打铁,别耽误啦。咱们快走吧!(“小

        锣点头”)唱“西皮摇板”)

          为什么我姐俩这样凄惨?

  氏:(接唱)

          偏偏地到如今还受艰难。

  氏:(接唱)

          早知道有今日后悔无限,(“小锣抽头”转圆场到小边)

  氏:(接唱)

          果真地不认我也是罔然。

  氏:你去叫门。

  氏:还是你去吧。

  氏:你是倚哥的亲娘,他一听见是你肯定给你开门。我在你后面跟着。

  氏:那么我试试?

  氏:嗯。

  氏:门上有人吗?(颤抖着小声叫门)

  氏:大点声,这谁听得见哪。

  氏:再大点声?我再试试。喂!(又跑回来,推张氏向前)你去吧!

  氏:我去就我去。我说里面有人吗?(“有人吗”三字声音突然变小)

  氏:大点声啊!

  氏:别忙,我运运气。我说门上有人吗?

  保:(内)嗯喷!

        [“五击”,薛保上。

  保:(念)合家团圆庆,薛保抖精神。是哪一位?

  氏:呦,薛保。(“一击”,薛保一见是张氏,扭回头去不理她)薛保,老薛保,我

        们是张、刘二氏。

  保:你们不是改嫁了么?怎么又前来做什么?

  氏:我们听说老东人、小东人做官回来了,我们姐俩儿来贺喜来啦。

  保:怎么讲?

  氏:给他们贺喜来啦!

  保:哈哈哈......(大笑“丝边一击”)怎么?你们这是贺喜来了?

张刘氏:是啊。

  保:想当年你二人将这家财搜刮一空,又将房产变卖另行改嫁。撇下这孤儿寡母

        是走投无路,无处安身。好一位贤德的三主母,受尽了千辛万苦,忍饥受饿,

        才将小东人抚养长大成人,如今才金榜提名!且喜老东人又身居高官而回,

        他一家团聚,骨肉团圆,享荣华,受富贵,是何等地荣耀!是何等地体面!

        不想,你二人做出那样损阴丧德不仁之事,才落得这般光景。常言道:“善有

        善报,恶有恶报”,事到如今,你们还有何面目找上门来?从今以后,你们要

        谨慎哪(“八大仓”)谨慎!(“丝边一击”)

  氏:得嘞,薛老爷子,让我们姐俩儿进去见见得了。

  保:看你二人实实地可怜,待我与你们通报一声。看看你们的造化如何?

  氏:谢谢老爷子,谢谢您!

  保:下站!(转身暗笑)有请老爷,夫人。

        [“五击”,薛衍、王春娥、薛倚上。

  衍:院公,何事?

  保:启禀老爷夫人,那张刘二氏求见。(“丝边一击”)

  衍:她二人做什么来了?不见!(“一击”)

王春娥:啊老爷,念在往日的情分,容她们一见吧。

  保:是啊。

  衍:唤她们进来!

  保:是(出门)哎!老爷唤你们,随我进来。(“小锣”,张、刘二氏进门站大边)

  氏:参见老爷。

  衍:你二人做什么来了?

  氏:老东人、少东人都做了官儿了,我们姐俩是贺喜来啦。

  衍:哼!想当年我薛衍离家的时节,你二人是怎样的言讲?闻知我命丧他乡,你

        们搜刮家财,抛子而去。若非贤惠的三娘、忠厚的薛保,我薛衍焉有今日?

        你二人有何脸面前来见我?滚了出去!(“一击”,张、刘氏立即跪下)

  氏:老爷呀,过去的事都是我们俩的不对,现在我们的日子可没法过啦!您哪就

        行行好吧!

  氏:我的儿!(跪着往前走)你可是我的亲生儿子,你不能做了官就不认你的亲娘

        了!难道说你就想落个不孝之名吗?(“丝边一击”)儿啊!(哭介,“乱锤”

        薛倚向前欲搀扶,又撤步后退)

  倚:(“叫头”)天哪,天!想我薛倚为何这样命苦?我未满七岁,就被你这亲娘狠

        毒毒地抛弃。如今我衣锦还乡,你又来与我相认。我若将你认下,怎能对得

        起这一十三载为我受苦受难的王氏母亲。(“八大仓”,向王春娥下跪)

王春娥:呀!(“行弦”,“凤点头”,唱“西皮散板)

          见姣儿愧哀叹,

          我的儿望我苦苦回言。

          是苍天不负我受熬煎,

          到如今佑我一家团圆。(“住头”)

        啊老爷,念在张刘二氏曾与老爷夫妻一场,刘氏又是薛倚儿的亲生母亲,老

        爷还是宽容她们才好。

  衍:好个贤惠的三娘!但凭于你打发她们就是。

王春娥:是。(“小锣一击”)你二人快快起来。

张刘氏:多谢夫人!(“小锣一击”站起)

王春娥:这有纹银百两,你且拿去。日后若有难处,老爷定会周济与你。

  氏:(接银子)多谢夫人!

王春娥:刘氏,你家中还有丈夫,回去好好度日。我定要薛倚儿常去看望与你。(“小

        锣一击”)

  氏:那我可感您的大恩大德啦!

王春娥:你二人快些回去吧。

  氏:谢谢您哪!(出门)正是(“扎”念)给了钱我乐开怀,等花完了我还来!(下)

  氏:(出门,念)有儿没脸见,自作自受真活该!(“小锣五击”下)

  保:啊老爷、夫人,后面备酒,大家同饮。

  衍:好。正是,(“住头”)

  倚:(念)一十三载受风霜,

  衍:(念)今日父子获荣光。

王春娥:(念)薛保恩情且莫忘,

  保:(念)三娘教子这美名扬!(“尾声”,三人同向薛保拜)哈哈哈......!(“冲头”,

        亮相)

                                                                                                                                           ——剧 

 

 

                                                                                                                       (全部完成,请大家多提宝贵意见哈讲戏·谈艺之《双官诰》(6) - 古历轩人 -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