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本人系建筑及机械工程师,酷爱京剧艺术,为马派再传弟子。亦喜文学、书画、篆刻、影视、电脑技术等。

网易考拉推荐

马连良先生留给后人的启示(8)  

2011-08-20 16:41: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年8月20日(周六),继续转贴欧阳中石谈马派艺术的文章《马连良先生留给后人的启示(8)》

                马连良先生留给后人的启示(8) - 古历轩人 -

                            《海瑞罢官》中马连良饰  海瑞

(3)马先生的《清官册》

        《清官册》一剧是马连良先生从早年就喜欢演出的一出名剧,也是念、唱、表演同重的一出典型老生戏。虽然是一出传统老戏,许多名家都有,甚至于一般演员也都能演出。但马先生演得有自家特色,更得到众家称誉,竞相摹效,成为一种定型的艺术珍品。以马派特色树在艺林,立为宗法,的确凝铸着马先生实践及灵感的心血。现在崇仁先生把它整理出来,留给人寰之间。庶几可以使马先生的艺术光彩永葆焕发,可以使后学者学习有所遵循,使马先生艺术的追随者得慰良殷。故,我愿说一点自己的感受,以奉诸公,敬请指教。

        戏的情节本自宋仁宗时期潘、杨两家的恩怨事件,加以敷衍而成。固然有着艺术的渲染,但表明了人们的倾向与感情。马先生正是根据着这些,而使活在人们心中、传续在人们口中的心愿,以京剧的艺术手法给予了充分恰当的表演。

        对于这出戏的演出,马先生匠心独运,赋予了一些耐心咀嚼的意味。

        引子诗,词有不同,各有各的特色,皆无大碍,但有讲究与否的问题。定场诗的第二句,一般是“中状元青史名标”,马先生则念“中进士青史名标”。事实上,寇准中的是进士,的确不是“状元”。这种用法,就看出马先生在戏理上的严谨。

        独坐馆驿的[二黄三眼],马先生唱得满弓满调,字正腔圆,诸如“独伴孤灯”的“灯”字,行腔放音以及“e”为主,最后稍一闭嘴,“n“字抵颚,“灯”字音清韵准,极见嘴里讲究。转入[原板]之后,字字交待清楚,不时夹上一点京音,也很得体,似乎更接近了“口语”。尤其在“唱”中的说明语言,绝不拉长拖腔,以免耽误理解词意。诸如“哪怕潘仁美他是皇亲”的“亲”字,“七品官升御史感谢皇恩”的“恩”字以及后边的“把贼问”的“问”字,“说分明”的“明”字,“发笑声”的“声”字,都是字出即止,既干净,人们听来,又十分清楚。

        第四场,公公来下礼单,公公翻脸,掷下礼单,“暂离西台地”下,马先生一声“这王法”,翻袖亮相,念“不殉情”,身上边实,语势严正,一脸正气,情理肃然,令观众心中淤积一抒。

        必须特别说明一下的是:“站立在宫门发笑声”之后,寇准从心中不免放出一点得意的笑,难免自然地放出一点声来;不料被公公一声“啧”给吓住。在喜与惊交织在一起的情况下,马先生做出一个身段,他在一个“八答仓”中,抬腿、亮相,合情合理,惊喜相凝,都表现在了脸上,一个怔神,一声“哦”,然后左手捂口,右转身,出马鞭,顺势而下。这是马先生特有的一个身段,时间很短,内心极为复杂,而都完好地表现出来,马先生的身上、手、腿、姿势、特别是眼神,都明确无疑,层次清晰,完全取得所有观众的理解,诚然艺术大家的“点睛”之笔。

      第六场,马先生上唱一句“御史衙前离鞍镫”,下马,进门,归中场,接唱“两旁衙役呐喊声,吩咐忙打这升堂的鼓”,“鼓”字的处理,真是神来之笔,无论情节、旋律、节奏、身段、锣鼓,都达到了天衣无缝的高度,“升堂的”三个字都是“2”字,这平直的声调,只在节奏上有两松一紧的跌宕,“鼓”字则落在“1”上,稍稍一拖一纵,加“哇”,“561”,仅顺势抒腔,稍稍一点,干净、明快、单摆浮搁,不拖不坠,下边紧紧上“咚咚”堂鼓,真是妙到不容毫发的严谨、顺适、明朗与畅达。令人听来、看来,一时只觉处处合理合情,或许仓促之间想不到它的滋味,然而稍加品味,便会觉得马先生的艺术底蕴,实在是深沉丰厚,但表现却是明洁爽利,真是达到了极高的艺术意境。

        最动人的地方当然是审潘的白口。

        第一段从“只因你子潘豹”开始,到“打来了连环战表”,马先生娓娓念来,虽是平铺直叙,但丝丝入扣,情理明白。

        第二段从“你这老贼在金殿讨下了帅印”开始,直到“气呕身亡了”,在叙述呼延老将军的来龙去脉,清楚明捷。

        第三段从“黄道日期你不发兵”起,到“两狼山下”,直接说到杨老将军的实际情况,马先生念到“只得杀一阵败一阵,杀一阵败一阵,败至在两狼山下”时,情急气狠,一声声加快,然而却字字清亮,“山下”的“下”字,最后一甩,情真意切,听者为之动容。

        第四段从“那杨老将军......”起到“李陵碑下”,马先生念到七郎被箭射死,一个“箭”字,念出了潘洪的歹毒残狠。“李陵”的“陵”字,声向下沉,一声叹息,极度的表明了寇准对杨老将军忠烈悲壮的钦佩与慨叹,“碑下”的“下”字,更完全的表示出自己万分悲恸的深沉感情。

        第五段,说明一切之后,归到潘洪的罪行结语:“不忠不孝,不仁不义卖国的奸贼”,一个“贼”字,马先生念得气愤语实,声沉义正。是艺术的积聚升华,是生活的感情凝结。

        念白是马先生艺术中的一个必须提到应有高度来认识的亮点。前辈们说“千斤话白四两唱”,良有以也。而马先生正是在这一点上有卓越的成就,他的白口,可以说是“没有胡琴的唱”,为后辈做出了榜样,是为一代的典型。

        每看马先生的演出都有一番新的体会,收益良深,而百观不厌。这是马先生艺术感召力所致,非细细咀嚼不可。心中有此感受,愿意提出来,就教于各位专家。(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28)|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