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本人系建筑及机械工程师,酷爱京剧艺术,为马派再传弟子。亦喜文学、书画、篆刻、影视、电脑技术等。

网易考拉推荐

马连良先生留给后人的启示(10)  

2011-08-30 20:46: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年8月30日(周二),继续转贴欧阳中石先生谈马派艺术的文章——《马连良先生留给后人的启示》

               马连良先生留给后人的启示(10) - 古历轩人 -

                 《借东风》中,马连良饰诸葛亮;谭富英饰鲁肃;叶盛兰饰周瑜

(5)跟得上时代

        马连良先生在京剧艺术上的革新,是口碑到处,不需赘述的,能够“跟得上时代”,已是众所公论。然而,我却以为据此论马先生的艺术,似乎未能頜中,极有加以解析的必要。

        什么是“跟得上时代”呢?比如说,三四十年代我想学老生,我总学些《渭水河》、《百寿图》、《挡幽》、《五雷阵》一类的老戏,腔老且不谈,严重的是我学完没处去演。在舞台上我从来没见过,穿什么,戴什么,我都“黑”着,别人也都不会,谁陪着我演呢?这样,应该说我没有跟上时代,我被时代抛落得太远了。如果我改学马先生的《苏武牧羊》、《赵氏孤儿》,上面所谈的问题就都得到了解决,应该说这是跟上了时代。因为当时作为须生泰斗,代表时代的是马先生,于是我不再学那些已经被淘汰的戏,而改学马先生的戏,我使跟上了时代之“髦”。然而马先生是这样跟上了时代吗?不是。他去跟谁呢?

        不错,马先生的艺术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自有他的来路,自有他的师承;然而他所展示出来的舞台艺术和他所宗法的,他所吸取的,却有了鲜明的区别。他把他所学来的东西,吸取来的东西,融合起来,融合在他的艺术思想之中,构成了一个新的休系,妙造自然,毫无痕迹地形成了一套崭新的具有独特风格的艺术。说时新,是因为前所未有。那么,马先生是跟的谁呢?应该说他没的可跟。如果说较马先生为早或较早的,树一派旗帜的,如谭派、高派、余派、言派等都是“红”极一时的大家,都是当时时代的代表,而马先生学了谁呢?固然,大家都是谭派,马先生从贾洪林先生那里学来了谭派,而他所发挥出来的、所表现出来的,从风格上讲却完全是另外一套,是另外一套与高、余、言诸家旗帜相埒、各有秋色的艺术体系。显然,马先生不是这样的“跟上了时代”。

        马先生的艺术的确是以一个崭新的面貌出现在京剧花坛上的。以我1940年第一次看马先生的戏的印象来说说我的感受:靠轴戏过后,马先生的戏要上了,剧场的气氛变了,上下场的台帘不见了,米黄色底色上加汉画的大幕,首先给人换了一个场景;乐队、检场人员的白袖口给人一种干净的感觉;一切角色的服装,虽是官中行头,但也都整齐,水袖都洗得非常洁白;演员们都精神饱满,认认真真。马先生一上场,容光焕发,神采照人;行头新颖而合乎情理,靴底、袖口、护领,都白得醒目提神;锣经和马先生的举止协调和谐;吐字清晰易懂,念得自然顺适;唱得从容松弛,字字入耳,顺畅入流,虽不是“间关莺语”,却给人一种“花底滑”的感觉;表演自然合理,两只眼睛好像能说话,一耸眉攒,一眯缝眼,一转眼珠,都在“戏”中;只用左手拢住右手的水袖,只用右手食指向下绕一个小小的圈子,仿佛若干戏文都传达出来......散戏归来,马先生的艺术形象久久萦系脑际,如果概括一下来说,就是“新颖、舒服”,得到了在别人那里所得不到的感受。

        当然,之所以能有如此的艺术效果,不全是马先生一人之所为,但应该说明都是在马先生的艺术思想之中形成的。比如马先生唱之前的胡琴,马先生还未张嘴,“过门”已经为“唱”创造了一个得体的情境,与唱构成了一个统一的乐章。当然胡琴不是马先生拉的,而是出于李慕良先生之手,肯定李慕良先生有卓越的贡献。然而,也可以肯定这里也凝结着马先生的艺术思想,这胡琴也都具有着马派的艺术特色。无论鼓、月琴、包括对服装设计,包括“跟包”,都对马先生艺术的形成起到了重要的作用,都是形成马派艺术的重要因素。然而,这也都是马先生艺术思想的具体体现。这样,马先生的艺术是内容极广、涉及极宽的一个艺术体系。

        对马先生的艺术成就,自有定评;对他的影响更应作出充分的估计。

        马先生的弟子,没有查阅他的门生录,好在都有案可稽。我觉得那些未经投门拜师、而是私淑者,不应忽视,恐怕远远超过了在录的门人。而并不以马派为标榜,但经常捋点子的,为数恐比私淑者尤多。对此,没做过调查研究,但可以想象,后辈生行的演员们,间接汲取马派艺术因素的该有多少!别的不谈,仅就髯口来说,有多少人还坚持去挂那种又粗又厚之绺呢?差不多都改了又稀又薄的“黑三”了,透过髯口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洁白的护领,甚至可以窥见演员的嘴巴,多潇洒,多漂亮!官衣加水牙,褶子选暗花,等等,都是从马先生开始的!略略一数,在老生行里,不管是头路二路,以至三路“里子”,也都自然而然地接受了马派的影响。

        其实马先生艺术的影响何止老生一行,特别是表演方面,强调表情入戏,务期感染观众,在这一点上,凡是搭过马剧团的,不管是旦角、花脸,以至于丑角,他们都有较深的体会。

        再进一步说,马先生艺术的影响又何止是京剧一行呢!就从服饰方面来看,即使古老的,如昆曲,所穿的改良褶子,所戴的学士巾,所挂的黑三髯口,莫不取鉴于马先生的艺术。可见其影响之广,早已渗透到了许多兄弟剧种之中。

        综上所谈,在“新”字上,不是马先生去跟上谁,而是人家在跟上马先生的问题了。所以说,在艺术而貌上马先生是一个时代的引领者。是否可以这样说:在京剧艺术而貌上,马先生是一时之髦,他跟着时代前进。(全文完)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